中國新聞網

黑名單制度 對虐童“零容忍”

2019-07-18 19:36來源:中新網山西新聞
分享到: ? ? ?

黑名單制度 對虐童“零容忍”

  機構缺少資質、服務質量不一……長期以來,托育行業始終處在灰色地帶。

  上周,由國家衛健委組織起草的《托育機構設置標準(試行)(征求意見稿)》和《托育機構管理規范(試行)(征求意見稿)》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,對托育機構的場所、設施、人員和從業資質等方面做出規定,并提出建立托育機構及其工作人員黑名單制度,對虐童等行為實行零容忍,為托育機構發展指明了方向。

  小機構

  監控報警系統欠缺招人遠比招生困難

  下午3點,兩歲的大桐剛剛睡完午覺,從臥室跑到客廳里玩耍,那里有他最愛的長頸鹿滑梯。這個位于北五環外小區里的托育機構,如今已成為他最熟悉的地方之一。

  “我們小區年輕人居多,他們工作壓力大,沒有太多時間在家帶孩子,完全交給長輩的話,又怕老人身體吃不消,就希望能有個地方幫著照看。”作為創辦人,林雅(化名)曾經面臨同樣的狀況。去年,她開始為兩歲多的女兒挑選托育機構,“周圍的幼兒園接納能力有限,寫字樓里的動輒每月上萬,何況離家遠,也不方便。”

  最終,她把女兒送到小區里的一個家庭托育機構,但待了幾天,就發現那里條件簡陋,伙食也不好,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,那里同時兼顧自住和托育,“早上送孩子過去時,男主人才剛起床,穿著秋褲在屋里走來走去。”

  帶女兒離開后,林雅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,“自己開一家!”今年2月,林雅在小區里偶然看到一套底層兩居室對外招租,果斷簽了合同,“客廳作為游戲活動室,主臥是讀繪本和睡覺的地方,次臥用來吃飯、做手工,外面還帶個小花園,可以放秋千,作為戶外活動場地。”

  對林雅來說,做軟包、鋪地墊、裝新風、添置桌椅玩具等都算不上難事,真正讓她犯愁的還是資質問題,“經過打聽,發現不光注冊托育行不通,連注冊教育培訓都有限制。好在居委會只是讓我們提供了租房合同,檢查了消防條件,提醒我們不要擾民,并沒有給我們太多壓力。”

  就這樣,林雅的托育機構在3月正式開業。“既有小時托、半日托,也有周托、月托,可以根據家長的需要來。以2歲到3歲的全日托為例,每月費用在3800元左右。”投入運營不久,林雅恍然意識到,招人遠比招生更困難,“只是印了百八十張傳單,在媽媽群里說了下,很快就有孩子陸續送來。可招幼師的時候,一個月都沒找到合適人選,好不容易招來,也很難留住。”

  林雅沒想到,原本只是作為副業的托育機構,幾乎占據了自己所有的工作時間,“除了幼師以外,目前還有一個阿姨負責帶孩子,一個阿姨專職做飯,另外有位住樓上的媽媽在這里兼職,每天要從早上8點一直干到晚上10點。”

  在林雅看來,《標準》的出臺固然是好事,但其中提到的保健員和保安員,短期內還很難實現,“除了人力成本的增加以外,招聘來源也成問題,希望政府能在資金和人才上提供更多支持。”而《規范》中要求的“監控報警系統確保24小時設防”,她認為有必要且有可能盡快落實,“對孩子和機構來說,都是一種保護,之前確實不夠重視,還有所欠缺。”

  大機構

  政策落地仍需時日線上比線下更現實

  相比起林雅而言,陳嵐(化名)的行動更早一步。五年前,懷著二寶的她四處為大寶找托班,“要么是家庭式的,往往不穩定,要么是幼兒園,年齡又不到。”考慮再三,陳嵐挺著大肚子踏上了創業之路。

  “在工商注冊時才知道,壓根兒沒有托育這個門類可選,只能按教育培訓公司來登記。”2014年8月,陳嵐的第一家托育機構在東五環外開業,“除了早教以外,我們還提供1.5歲到3歲的日托,從而填補市場上在這方面的不足。”

  短短三年多的時間,陳嵐創辦的機構開出五家分店,但資質不全帶來的隱憂一直縈繞在她的心頭,讓她深感疲憊,“不管是區里的消防,還是街道辦的文教科,隨時都可能來檢查,有時候甚至直接斷電,或者搬走教具,要求閉店。”陳嵐發現,不少處境相似的同行玩起了“貓捉老鼠”的游戲,但她不希望給老師和孩子帶來這種頻繁變動的體驗。最終,她不得不將四家分店先后關停,只留下最后一家作為大本營,“現在這個地方本身有幼兒園資質,由我們來運營,同時提供親子班、日托班和幼兒園,孩子有100個左右,日托占到將近一半。”

中新圖片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梧州新聞網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本站提供2019東方心經資枓大全,2019年東方心經資大全,東方心經資料大全,東方心經今期必中,東方心經今期必中圖的內容和服務

Copyright ?1999-2017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图